刘德彬:公共外交时代更有条件合作共赢 学人文章-吉林学人 陈尤欣 2113946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频道 > 吉林学人 > 学人文章

刘德彬:公共外交时代更有条件合作共赢

2016-06-17 | 来源: 求是网

近年来,中美在一些问题上的竞争和分歧越来越引人注目。尽管中国不断利用各种机会做增信释疑的工作,但美国的对华政策越来越带有防范和围堵中国的色彩。美国这样做的一个潜在心理,是美国一部分人总是认为中国作为崛起的新兴大国,正在对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构成挑战,中美两国将不可避免地滑向“修昔底德陷阱”。这种心理显然不符合时代发展进步的趋势。在公共外交时代,我们更有条件对“修昔底德陷阱”说不。

“修昔底德陷阱”在国际关系史中似乎成了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一种宿命。从某种程度上讲,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都是因为崛起的德国出于对世界秩序的不满而对英法俄等守成者发起挑战。二战后的美苏争霸虽然没有诉诸热战,但也被视为崛起的苏联试图对美国霸主地位进行颠覆。正因为如此,西方的历史学家和国际关系理论家,大多把“修昔底德陷阱”视作国际关系演进的一种必然结果。美国一部分人正是固守这样一种思维和逻辑,认为新形势下的中美关系也不能例外。然而,时代毕竟在不断发展进步,当今时代与以往已经有很大不同。今天,随着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等的深入发展,国际关系不仅表现为国家间的政治关系,而且还越来越与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联系在一起,越来越表现为更为广泛的国家间的社会关系,不同国家公众之间日趋频繁的互动正在对一国外交的战略取向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公共外交时代已经到来,各国公众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到对外关系的塑造中。在这种新形势下,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历史条件正在悄然改变。中美关系亦是如此。

当前,中美两国之间早已在经济上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依存关系,这种依存关系被形容为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中美建交30多年来,双方在贸易、投资、旅游、教育、就业等领域关系越来越密切,两国人民在两国关系持续发展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益,未来两国人民之间的共同利益还将不断扩大。如果发生对抗冲突甚至通过战争手段解决两国分歧,无论哪一方获胜,都将给两国人民的福祉造成根本伤害,这是两国人民都不愿意承受的。而且,在公共外交时代,各种力量包括国家的和非国家的、民族的和宗教的、西方的和非西方的力量,都想在世界舞台上赢得更多人的理解和支持。国际政治中所发生的权势转移,并不是简单地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的转移,更多时候体现为从国家行为体向非国家行为体、从世界大国向地区性强国的分散。虽然美国和中国被视为世界上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的代表,但那种由两个国家决定世界前途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中美之间没有必要因为“修昔底德陷阱”之说而损害两国人民利益。

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中国经常被视为“他者的崛起”或“非西方的崛起”的榜样。世界各国都在关注中美之间的一举一动。很显然,中美之间不可能通过冲突对抗甚至战争来证明自身发展模式的优越性,因为这会给世界发展带来巨大灾难。公共外交时代对大国博弈提出了新的道德要求,这就是作为一个大国,你能为世界提供什么?是战争还是和平?是发展的机遇还是停滞的挫折?是交流和对话还是冷战和对抗?是协同发展还是以邻为壑?无论新兴大国还是守成大国,要想赢得对方和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认同,就要顾及其他国家人民的利益和感受,为世界提供和平发展机遇。这是在西方大国兴衰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时代环境。随着时代进一步发展,中美之间必定越来越证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作为一个新兴的或者说复兴的大国,中国的发展道路与已经在世界舞台纵横几百年的西方大国不同。习近平主席把崛起的中国定位为文明大国、东方大国、负责任大国和社会主义大国,就是向世界昭示中国正在走一条与西方大国截然不同的和平发展之路。实际上,这才是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对守成大国的根本挑战。美国如果依然对自己的发展道路怀有信心,就应该坦然接受中国提出的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就应该对“修昔底德陷阱”说不。

(刘德彬,吉林大学校长助理兼公共外交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 陈尤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