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利天:传统文化与精神家园 学人文章-吉林学人 陈尤欣 2119345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频道 > 吉林学人 > 学人文章

孙利天:传统文化与精神家园

2016-06-21 | 来源: 中国吉林网

主讲人:吉林大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生导师孙利天教授

我们今天讲传统文化与精神家园这个主题。讲这个话题的时候,我首先想起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夕,德国哲学家胡塞尔在欧洲发表了关于欧洲科学危机的系列讲演。他在讲演中非常明确地断言欧洲诸民族病了。胡塞尔认为欧洲是一个文化的概念,而不仅仅是一个地域的概念,他说欧洲诸民族病了,他诊断这个疾病的根源就是失去了希腊的理性精神。按照他的说法,相对主义、怀疑主义是焚毁一切的无信念的大火,怀疑主义使欧洲文明陷入了非理性主义的精神危机。胡塞尔作为一个犹太人,在三十年代他已经感受到了德国纳粹主义的兴起,也可能预感到第二次世界大战风暴的来临。

胡塞尔这段话对我们今天这个主题有两点值得思考。第一点,胡塞尔明确地说欧洲是一个文化概念,我们相应地也可以去思考,我们中国是否也是一个文化概念,中国也不仅是指地域,指主权国家,也指文化的中国。第二,胡塞尔明确地判断,欧洲作为一个文化的民族,它的根基是希腊的理性精神。那么,我们中国作为文化的中国,什么是我们的文化根基?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对中华文化提出了一些全新的判断。他讲,中华民族在5000年的发展进程中创造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包含着中华民族最根本的文化基因,代表着中华民族特有的精神标识。这样一些重要判断对于我们思考传统文化和精神家园的问题,是最重要的思想依据和指导。什么是我们这个民族特有的精神标识?什么是我们的文化根基?什么是我们中华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这就需要我们对传统文化做认真的研究和体悟,从中寻绎出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根基性、恒久性的东西,也就是构筑我们精神家园的那些基本要素。我们自觉地培厚我们的文化根基,培植建设我们的精神家园,这对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增强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增强我们在国际上的话语权,都具有着重大的意义。也可以说,弘扬传统文化,建设精神家园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样一个宏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样的意义上,传统文化和精神家园的话题也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幸福和精神福祉。所以我首先想和大家交流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中国人的精神家园。

我们中国人的精神家园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们的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人们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都在发生着迅速的变化。所以,在中国哲学界也有一些学者担心在这样一个迅速的现代化过程中,我们是否会失去传统的文化根基?我们今天的中国人在什么意义上还是中国人?因为大家可以看到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中国还是日本,年轻人在夏天清一色地穿牛仔裤、T恤衫,我们很多孩子可能也都喜欢吃麦当劳、肯德基,很多青年,特别是一些大学生可能经常看好莱坞大片。从生活方式、娱乐形式到精神文化,我们都受到全球化浪潮的影响。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会不会失去自己传统的文化根基?我们还在什么意义上有着我们中国人特有的精神标识?

去年,台湾学者黄俊杰教授到吉林大学和我们一起座谈,他对当下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复兴很有信心,他仅讲了这样一个例子,那就是春运。每年春节,数亿中国人不畏旅途的艰辛,挤火车、骑摩托,运用各种各样可能的运输工具都要回家看看,都要在春节这一天和家人团聚。黄俊杰教授认为,在春节这样一个传统的节日,中国人回家的这样一种迫切的心情,可能最直接地表露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仍然存活着。我过去用一个词,把我们生活中仍能体现出的传统文化的规定和影响叫做“活着的传统”。相对应的是我们有《四库全书》,有经史子集,有大量的古典文献,这些文献是作为一些死的传统存留着。现在年轻人可能很少读《四书五经》、读古典文献,但是并不意味着在他们的心灵生活中,在他们的深层的精神血脉中没有了或者说失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也就是说在衣、食、住、行,在我们的真、善、美的各种最根本的文化观念中存活着我们的传统。我在八十年代的一篇文章里举过一个简单的例子,我觉得这个例子很值得我们思考。在我们中国东北偏远的山区农村,一个从来没读过书、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太在骂人的时候,特别是在骂自己的孩子这些比较亲近的人的时候,常说这样的话,叫“丧天理的,你这个灭良心的”。后来学哲学我才知道,天理、良心正是中国儒家最核心的哲学范畴,是中国人最根本的道德理念和道德规范。我在这篇文章里思考,在没有广播、没有报纸、没有所谓任何现代传媒的条件下,中国儒家的这样一些核心理念,它是通过何种途径浸润到一个普通人的心灵之中的?它为什么能够长久地成为中国人最根本的道德规范?现在看来,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讲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我们重要的文化优势,因为它是经过几千年的漫长岁月,以一种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形式逐渐地浸润到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心灵生活中。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可能没有读孔子、老子、孟子,但我们仍然活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血脉之中。自觉地反思我们当下中国人的心灵生活,我们的精神世界,寻找仍然存活着的那些文化传统和精神基因,是思想文化界需要做的一项重要的工作。

我刚才讲,春节、春运典型地表现着中国人对传统节日、对家的那种热切的向往,它表现为一种活着的传统。我们为什么对家这样思念这样眷恋?我想和大家一起去体会一下我们每个个人的家园感受。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对于“家”的感受,可能大致有这样几个方面:首先,家是安全、放心的地方。在家里我们感到安全,感到放心,感到舒心。文雅一点的说法叫,家是精神的港湾,我们在家里可以得到一种精神的安歇。比如说,一个天涯游子,历尽旅途艰辛,终于到家了,那时他对家是一种安适的、安全的、放心的感受。其次,我们在家里肯定会有亲切感、熟悉感,我们对家里的一切都会感到非常亲切、熟悉。我在一篇文章里曾经讨论过中国的一句成语叫“敝帚自珍”,通俗地说就是家里的一个破笤帚我们也很珍惜。我说敝帚自珍这个词也可以从哲学上作出我们的理解,为什么要珍惜这个破笤帚?我的说法是,从使用价值上说它可能已经所剩无多,从价值上说可能已经是负价值,扔了可能还要收垃圾费,但是为什么仍然觉得它值得珍惜?因为笤帚主人可能用它赶走鸡鸭,曾经用这个笤帚打过儿子的屁股——在这种意义上,这个笤帚对主人来说已经不是使用价值,不是商品价值,而是具有了一种情感价值,因为它一定意义上记录着这个家庭的生活史,对主人来说,这个破笤帚甚至多少也有了一点文物的价值。所以我们对家的感受,这种亲切、熟悉,实际已经把我们和自己的家园在情感上连在了一起。我用“田园属我,我属田园”的空间归属感来表达中国农村的那种传统的家庭感受。家对于我们来说,我归属于这个家,这个家也归属于我。“田园属我,我属田园”的这样一种空间归属感,可能也接近于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所理解的存在的意义。最后,我们还可以说,在家里我们能够感受到最真实、最平凡的人间亲情,那就是爱,家也可以说是一个情感的、爱的空间。对父母长辈的爱,是因为他们给了我们生命,他们含辛茹苦地抚养了我们;对孩子、孙辈的爱,是因为他们延续了我们的生命,寄托着我们的希望。美国哲学家泰勒有一个说法很透辟。泰勒的说法是,爱是人最根本的情感需要。至于说尊敬,按照泰勒的看法,则是爱的派生品。因为在家里我们感受到自由的、平凡的、真实的亲人之间的那种爱,和我们在公共空间中,和同事、朋友所表达的那种尊重或尊敬其实是不同的情感性质。按照马斯洛的看法,爱是人的情感的最基本的需要。

家给我们的生活感受是安全、放心、熟悉、亲切、真实、充满着爱。如果我们按照对家的这样一些感受去理解我们的精神家园,我想我们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就是一个精神的大家庭。从我们对自己小家的那种生活感受去感受我们这个大家的精神家园,我们就可能比较真切地体会到精神家园对于我们生活的特殊意义。精神家园使我们的精神生活安全、放心,用吉登斯所使用的概念,是获得本体安全的自我认同。如果说我们每个人的精神生活都需要一个本体的依托,那么这个本体就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有了这个本体,有一个我们共有的精神家园,我们会感到安全,会感到精神上的那种根源感、历史感和扎实感。我用扎实感对应的是海德格尔对现代人精神状态的一个描述,海德格尔的描述是“人被连根拔起”。失去了精神家园,我们的精神、生命就失去了它的根本,失去了它的根,人就被连根拔起。我们每个中国人,我们从小到大都在受到精神家园的精神滋养。当我们从小时候开始学说话、学语言到小学学文字、学文化,在通常所说的人的成长和社会化过程中,我们就在接受传统文化的精神哺育。按照德国哲学家、语言学家、著名教育学家、柏林大学校长洪堡的说法,一种语言就是一种世界观。当我们开始咿呀学语,开始学汉语的时候,我们就在接受着汉语所给予我们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潜移默化地规定着我们对世界理解的方向。比如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的这样一种辨别;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的道德直觉;什么是美、什么是丑的审美判断。真、善、美这样一些构成人类精神生活根基性的东西,可以说从一开始我们学说话的时候,我们就在接受着自己的传统文化的规定和导向。我们的精神家园和我们自己感受到的那个个人的小家一样,也是我们的精神港湾、心灵的港湾。用哲学的说法,哲学要解决一些终极的问题,精神家园也是我们回答人生很多终极问题的终极解答。比如刚才讲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美?实际它涉及到我们的终极知识,涉及到我们的终极情感,也涉及到我们的终极关怀。所有这样一些精神生活、精神世界最根本的问题都能够在我们的精神家园中得到解答。

所以说,培植、建设我们共有的精神家园,实际直接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精神生活,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幸福,关系到我们的精神福祉。我们自己能否自觉地去接受精神家园的哺育和滋养,能否自觉地去理解我们的精神根基,能否自觉地去培育、发扬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对于我们个人的生活来说也有着重要意义。当我们去反思传统文化,去反思我们的文化根基、我们的精神基因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认识我们自己。我们只有认识我们自己才能过更理性、更幸福的生活。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有一句名言,他讲“未经反思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生活”。什么意思呢?我们每个人都在生活着,但是如果从来没有对自己的生活进行过思考、进行过反思,这种生活可能就和动物的生活没有本质的差别。冯友兰先生也讲过人生的四个境界,第一个境界他叫自然境界,实际也就是没有反思生活的境界。我记得我们省创作的一部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它的主题曲里唱道“再也不能这样活,再也不能那样过,生活就得前思后想,想好了你再做”,实际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生活需要前思后想,需要生活的反思,未经反思的生活可能是比较自然状态的生活。认识我们自己,反思我们的生活,去反思、理解我们的精神基因,这既是中华民族文化事业的重要任务,也是我们每个人精神生活的重要事情。

责任编辑: 陈尤欣